{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满囗意加盟 » 正文

男友把我第一次送哥们做成人礼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9:52:15  

  当我跌跌撞撞从宾馆跑出来的时候,看到了一脸无辜的张睿,不由分说,我一个巴掌狠狠的抽了过去,他也没有闪躲。

  我问,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在短暂奔跑的过程中,我就在一直思考这个问题,其实,我不愿意想,我更愿意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刚才都是一场梦。

  儿时的梦,多少次,我站在偌大的庭院里,周边的香椿树罩下一大片的阴凉,还有匍匐在脚边的懒猫,突然我发疯一样觉得,斑驳的树杆开始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泡着大蒜的水缸会变的血红,披头散发的魑魅钻出来,青面獠牙,雪白的墙壁仿佛有了生命,全部在颤动,在发生瘆人的笑,寒意从毛孔里钻出来,湿了后背,我尖叫着醒来,看到母亲在身边,一切就心安。

  现在,我依然这样,在大学里,我害怕一个人的教室、图书馆,僻静小路,我喜欢人多的地方,但前提是大家都保持着自己的姿势,人多是一种场景,一种氛围,而不是人潮汹涌,人际肆意的嚷嚷。

  那样我会感到烦,十二岁我依然帮妈妈缠毛线,把穿旧的毛衣拆开,混合上新的毛线,再次钩织,我在这个过程中常会被断裂的线头接成的疙瘩搅得心烦意乱,干脆,趁母亲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岔开,用力,把他们统统分成更小的短头。当然,母亲会狠狠的训斥我一顿。

  这种偏执略显神经质的做法一直到遇到他,我才稍稍收敛。

  只要坐在他身边,看着他,他有种宁静的力量,让我心安,这是我不曾有过的,安全而又舒适。阳光的午后,他来到图书馆,光芒溅起的尘埃在他身后形成一圈金色的圈圈,他看起来真的像个神,我更愿意把他恶心的比喻成天使,守护我的天使。

  他也委屈的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辛辛他爱你爱的那么辛苦,委屈你一夜又有什么关系呢?!

  看他说的风轻云淡,我则撕心裂肺。这就是不爱,不爱我,当初又来骚扰我干什么?他不是女人,他怎么会理解,第一次,初夜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交付与遵从,不仅仅是身体的给予,更重要的是一生的寄托。

  早上五点,窗外一片萧瑟冷清,我睁开眼,看着眼前这个光着膀子,在我身边的男人时,我犹豫下,轻轻喊,张睿。可蒙着被子露出那张脸时,竟是辛辛。你可以想象我心中巨大的落差,就如掉进了万年的冰窟,全身迅速结冰,我穿着黑色的线裤就跑了出来,那个主厅的服务员看着我,满脸的不解。

  马路上是下后夜班的蓝领和白领们,全都顶着一个个黑眼圈,面无表情麻木的从我身边穿梭而过,没有人会停下来感知我的悲哀。张睿这样做,还不如直接拿一把刀直接砍掉我的头颅,与其这样慢慢的折磨,不如这样死的痛快,大义凛然。和爱的人在一起那是幸福,和不爱的人在一起那是什么?比痛苦更严重,更恐怖,痛不欲生死不瞑目。

  辛辛今年刚满十八岁,昨天是他的生日party,他是张睿的铁哥们,自然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喜静,对于这种场合我一向是讳莫如深,不愿过多的接触,那种喧嚣,那种热闹是不属于我的。我的世界只有火车急速而过,轰隆隆碾压在枕木上的声音,只有叛逆的小时候乘坐一辆车,在不知名的站点,随着一大帮的人流而下,在陌生的近村开始旅行,开始蹲坐在一块年久的青花石板上呆坐上几个小时,然后再按图索骥,回家去,当然,避免不了一场的挨骂,不过,我早已经习惯了。

  习惯是个好东西,就像我习惯了对张睿的言听计从。只是因为爱,以前的他那里去了?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想着三天前,在后山的土地庙里,他把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一脸郑重的说,你就是今生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面前的土塑的土地神爷爷眼睛怎么亮晶晶的,难道也是在感动了吗?我现在才知道,神仙也会有所谓的鳄鱼眼泪,而他这一切都是TM的作秀,简直可以去拍摄琼瑶戏中的男主角了。

  他哀求般的说,你这么漂亮,给我去撑个场子。我点了点头,甚至没有考虑我一个女孩处在一大帮男子中,小绵羊和大批饿狼就是那样的形式,谁能做保证不会发生点什么呢。但我真的是鬼迷心窍,哪会考虑这些,精心打扮一番,就随他而去。

  在聚会上,大家都很high,我当然也不例外,我懂得,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我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和自尊。当一杯杯的酒入喉后,我神智犯浑,但是没事儿,不是他就在我身边坐着的吗,他眼睛还是和从前一样的温暖,在他身边,就是我整个春天啊,鸟语花香,香气袅袅。

  我喝高了,喝高以后呢?谁记得呢?只是记得天亮后,身边成了辛辛,不是张睿,这才是我所痛心的。这难道就是我所爱的人吗?!

  我打通张睿的电话,他非常不耐烦的说,干什么,头还痛呢。

  开始骂,开始用最恶毒的语言诅咒,他终于清醒了,然后又温柔的说,不会吧,绝对不是我做的,肯定是你自己走错门了,现在还在这里埋怨我。然后,断了线。后来,他赶了过来,开头的一幕就是,后来,他走了,他走的时候,特别男人,连头也不回。

  辛辛追了出来,对我道清了事情的原委。辛辛说,他爱我,但是总觉得我跟个冰山美人似地,于是让张睿把我追到手然后趁自己18岁时,把我当做成人礼送给他,也算是了却了他的遗憾。终于,哥们儿情节严重的他竟然照办了……

  感谢辛辛的诚实,我把所有的戾气都抱怨到他身上,左脸右脸,十条火辣辣的指头印。

  我问,为什么不还手?

  他说,这是我应得的。

  泪…………(文字:禅小岩)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