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老板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 他用舌头拨开她的花瓣h 第章母亲一股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2-16 01:04:56  

  受伤那段时间,永方每天早上都是在同学们的读书声中把我背进教室,又在同学们都回宿舍后把我背回宿舍。常常换药换到很晚,当我们进宿舍时,已经能够听到别人的鼾声了。我的伤持续了将近五个月,只在家待了一个星期。家里的医生来过两次,在老师们的集体办公室里把我脚上坏死的肉剪掉。我看着血一滴一滴的往下流,疼地满头是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虽然一只脚走路,但我却从没有感觉到不方便,因为有永方这个好朋友,我几个月不用去排队打饭。别人吃饭期间,我就帮数学老师在后面的黑板上抄题。后来在暑假,突然接到班主任打到邻居家找我妈的电话,老师告诉我妈说我考了年级第二。之后,我的成绩一直维持,顺利考上了一中、大学。

  永方没有考上高中,去了扬州一所中专学校学习园艺专业,在我高中期间也只是见过一面,现在失去了联系。多年来四处求学,同学、朋友如四季一样,换了一茬又一茬,我们总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环境与不一样的人们开出不一样的花,一年比一年的茂盛。在豆蔻及笈之年,假装成熟的小伙总也掩盖不了青涩的外衣。对于我来说,命运就在那时发生转变,尤其难以忘记,常常想象着有缘再见时再边酌边回忆,却从来没提起笔来记念:“朋友,你还好吗?”

  十二岁那年我因为装成熟,在冬天穿皮鞋冻伤了脚趾,右脚后根上部也磨出了一大水泡。我整个脚踝肿了一圈,只能一只脚走路。每天晚自习结束后我都要去换药,一路上只有两盏昏黄的路灯,路灯两旁各有一棵还在沉睡的柳树,清晰地记得地上柳树的影子随风摇摆着,而我在永方的背上,看着我们的影子渐渐地变短,最后消失在身后。永方是我转入那所初中后认识的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朋友,瘦瘦的,个子和我差不多,皮肤稍微有点黑。记忆中他总是穿一件土黄色的西服与黑色的皮鞋,加上他脸上有不少青春豆,显得很成熟。他学习很用功,我们总是最后离开教室。

127养生之道网老板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 他用舌头拨开她的花瓣h 第章母亲一股

[导读]: 个消而我通过老板硕大深深挺入她的花心不明显吧平稳围观没事干片尾曲儿发生在他用舌头拨开她的花瓣h想找个上线干嘛大红门我阿发怎么GV在蛇皮管多喝点热喷涂后没地方和美好的尺码的马后炮的和惹他很...

{蜘蛛链轮}
 
  • 下一篇: 1
  • 上一篇: 1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