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我的青春期的尴尬爱情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3:58:50  

  阿灵对我的感情是朋友之间而已,直到她的手指间戴上了对另一个男人的认可标志,我才发现我的生活中除去她的信息后变的空白可怜。我能忍受她不喜欢我,不爱我,但是我不能忍受的是她那可恨的欺骗。就像那残秋后的落叶,明明是生命尽头,却还要伪装是为了装扮大地而牺牲了自己。北极是寒冷的,像我的心那么冰冻。一点亮光的微弱照耀,却不足要让我捕捉到人世间的温暖,身体的健全掩盖了心灵的残缺,看似完美无瑕犹如完整的花瓶,却不知道它的里面却早已经被抽的空空荡荡了。

  我们从小相交,感情可谓深厚。还记得她当初稚嫩的脸庞带着天真的微笑,无所顾忌的从我手中抢去一切美好的东西,我知道她是渴望拥有世界上美丽的事物。比如蝴蝶,比如花朵,都是她的最爱,而这些她都不能拥有,只有我知道怎么捕捉到它们。织一个大网,做一个标本,她曾无数次的惊讶于我的本事,但是她永远只停留在得到后的喜悦,却从来不知道过程的艰辛,那就是我对她的爱。

  高中毕业以后,她和我的联系少了,即便是来我家也是简单的问候一下而已,长时间的攀谈对她来说是一种别扭;上了大学后,就很少找过我,只是在扣扣上呵呵,还好之类的而已。相反我对她的思念却日复一日的增加,称重的砝码逐渐增加,天平的一边是简单的问候,另一边则是我对她的相思爱恋,她只要那么温馨的几句话,就可以迫使我在这一端加上极重的砝码,这样才能够保持平衡。

  为了释放压力,我迷恋上的网游,在游戏当中我凭借出色的技术,征服了一个女孩的芳心,她叫秋;我们见面,聊天,然后她迷上了我,我知道我的心里是装不下她的,因为那个位置早已经给了阿灵,即便是她不来,也不会让给任何一个人去住。我和她亲吻的时候,爱的时候,会轻声呼唤阿灵的名字,这些我以为她都不知道,但是我错了,她其实一直是知道的,从第一次开房起就已经知道了。

  有一次,阿灵来我的学校找我,说想和我喝酒聊天,我极乐意;那天秋也来找我,她们见了面,那是她们第一次见面,我不想让阿灵知道秋的存在,但是却避免不了她们的相见。秋对阿灵说她是我的女朋友,简单介绍了相识的经过,接着又问阿灵是怎么认识我的。阿灵说从小都认识了,那天秋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阿灵。我们k歌,然后去游乐场,又爬了山,而且还拍了快照,人手一张做个纪念。途经一个卖首饰的摊子,我觉得是不是应该买点什么做点纪念呢,在犹豫中我买了两个首饰,我的犹豫主要是是买一个还是买两个,最后买了两个米勒佛像。交给她们的时候,阿灵收下了,而秋则不乐意,说我月前曾答应过她要给她买戒指的,即便不是金子的,也应该是个戒指,不想戴弥勒佛,我心里不是滋味,但是那个场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只好随了秋的要求,给她买了一个翡翠戒指。阿灵则一直夸赞米勒佛挺好,而且说了一些辟邪什么的话。而且说像我们这样的情侣,应该戴戒指的,告诉秋,说我人其实挺好的,希望能看到我们结婚,叫她嫂子。

  这是我们三个唯一的一次见面,从那以后从来没有撞在一起见过。那次回来,秋告诉我说,阿灵谈过恋爱了,好像是失恋了,很伤心的样子。她还说她从阿灵的眼睛里看出了很多的忧伤,好像是一直受了伤的信鸽,却还要必须完成任务一样的飞翔,根本顾不得舔舐自己的伤口。对此我毫无知觉,我以为阿灵来找我,只是来叙旧,而且我觉着她应该给我说些什么情话。当时我的心里,只想让她迈向我一步,然后我就可以向她展示我对她的爱。

  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我一无所获,对于网游的依赖程度更加的疯狂,秋则早已不玩好久了,而且经常劝我收心,该是承担责任的时候了。但是我一直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压着,喘不过气,根本没有心思想更多的事情。记得秋曾好几次说过一个人,是一个男人,叫什么斌,是秋的学哥什么的,也记不大清楚了。听秋说,斌为了给她买一件衣服,曾经在三个餐厅做兼职,而且还送外卖;当时秋说她和斌在一起散心的时候,只不过是在那个展示柜前站了有一会,夸了一句这件衣服真是太漂亮了。然后没想到两个月后,斌就帮她买到了。当秋穿上斌送给她的那件衣服在我面前展示,问我怎么样,我正在网游上做一个极重要的任务,也没怎么理会,于是就随口说了一句没什么特别的,很普通,从那以后秋再也没有穿过那件衣服。

  毕业以后的那段日子里,我迷茫的不得了,我随便向一家网吧投了求职简历,结果被录了,做的是网管,管吃住。生活就这么安定下来了,秋也搬到我这儿和我一块住,不过她暂时还没有找到工作,白天的时候出去找工作,晚上回来。有时我夜班,她就一个人住我的房里。有一次休息,秋让我看我送给她的那枚戒指,问我是不是该换金戒指,或者银戒指什么的也行。我说我现在哪有什么闲钱买那个,我的装备什么的都没有钱买,让她不要去想这件事了。

  一星期以后,秋跟我说她找到了工作,是来搬行李的,我问她住哪儿她没说,我说你自己慢慢弄,我还得去上班,等安排妥以后给我说一声,就这样秋搬走了。晚上回到房里,我看见桌子上放着那枚翡翠戒指,还有一份信。信很厚,拆开看以后,我才知道秋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信里提到说我从来就没有爱过她,她只不过是阿灵的缩影,如果不是因为长得和阿灵有几分相似,第一次见面后也不会产生以后和我在一起的结果。信里还特别提起了那一次我们三个的会面,她说一个女人能不辞辛苦的去会一个男人,那么说明这个女人心里是对他有爱意的,就像她一样,虽然只是在网上认识的,但是能和我会面,说明心里已经有五分的爱意了。说那次阿灵其实想要的是自己手里的翡翠戒指,而不是那个弥勒佛。而秋要求买戒指,只不过想试探阿灵的心意,她相信两个女人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爱的最深的那个最先放弃,从那次她知道阿灵是爱我的。还说她和阿灵的联系一直没断过,原来阿灵早前谈过的那个男友和我的性格相似,长相也有几分相像,也是因为阿灵没有给予过他真爱,才和她分的手。信的最后,骂我是个孬种,欺骗了她,也欺骗了阿灵,说让我一辈子憋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辈子也别出来,让我去死,窝囊一辈子吧。

  我信了秋的话,连夜坐火车找到阿灵,阿灵现在已经开始工作了,做的是小职员,但是她相当满意自己现在的生活。我们坐在威尼斯咖啡馆中,面对面的坐着,我看到她手上的戴了一枚翡翠戒指,和我给秋买的戒指模样差不多,当我目光注视那枚戒指的时候,阿灵则有意的把手躲在了桌子底下。我和她聊起从前,小的时候学着电视中大人的模样嘴对嘴的吹气,那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最美好的回忆,当我提起这件事的时候,阿灵脸颊绯红,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出来她的变化。还有以前我偷偷的拿家里的钱,给她买当时我认为很贵的一块钱的雪糕,被家里人打的时候,她站在一旁哈哈笑的看我被打,我事后责怪她太没良心,生气一个星期没有理她。阿灵则给我买了三次一块钱的雪糕,我才化解了那股怨气。还有我们过家家时的情形,那种幼稚,和天真是时间所不能抹去的记忆。

  我向她表白了,她说太迟了。她的心里早已经把我从最深处抹去了,我问她当初为什么反复几次跑那么远来找我,她说那是因为她心里边有我,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都不再是小孩子了。过家家只是小孩子能玩的起的游戏,成年人玩不起,就让以前美好的记忆留在彼此的过去吧。

  那天从咖啡馆出来我碰到了她现在的男友,男友二话不说,见到是我,挥拳过来就把我一顿好打。当时我感觉他对我的恨好像非要把我弄死似的,我抱着头,任他打,我承认自己窝囊,也承认自己的颓废,那又怎么样呢?难道阿灵会接受我么,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自己不允许,因为我无法给她未来,我是个一事无成的游民。我被他打的满身是伤,直到阿灵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他才停止了对我的殴打,然后拉着阿灵就走了,走的时候还狠狠的指着我说,以后别再和阿灵联系。我当时想,如果我被阿灵打了一巴掌,肯定不会有勇气再把她拥进怀中的,这就是能面对现实的爱,我一直在逃避什么,我问自己,没有一个答案可以解开这个难题。

  那天我买了回程的车票,但是误了点,于是就在火车站过了一夜,那天晚上我想了一晚上。最终的答案是自己太懦弱了,于是我又想起秋,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电话里报,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我连续的拨打着秋的号码,耳边就那么回放着,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我总以为是在说我,你拨的爱情没人要。

  我欺骗自己说,是阿灵欺骗了我,一直把我当朋友看待,一直没把我放进自己的心里,那她来找我又说明什么,她戴的翡翠戒指又说明什么,答案是:真的太复杂了。

�� ���@z0n�我一直在逃避什么,我问自己,没有一个答案可以解开这个难题。什么,答案是:真的太复杂了。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