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节日后减肥 » 正文

绝症姐姐最后的“任性”:我来过、我爱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1:43:19  

  01

  2016年5月的一天,秦杨陪姐姐去医院检查身体。

  医生说:“你姐姐怀孕了。”

  秦杨听了目瞪口呆:“姐,你疯了吗?你这个样子,孩子是谁的?”

  秦柳喃喃道:“怎么会呀,怎么那么巧?”短暂的迷惑过后,她平静下来;“既然来了,我就留下这个孩子,这也许是上帝可怜我,想让我短暂的人生完美些。”

  “那你快告诉我,这个孩子是谁的,你之前不是去黄山旅游了吗?”

  在妹妹秦杨的追问下,秦柳讲出了两个月前的经历。

  她叮嘱道:“你们不能去打扰他,更不许找他。我豁出命,也要生下这个孩子。”秦杨答应了姐姐。

  0 2

  秦柳是骨癌患者,对于一个癌症患者,生孩子太危险了。

  1981年初,秦杨和秦柳出生在浙江湖州一个普通家庭。双胞胎姐姐秦柳从上海商务大学毕业后,成了杭州一通信公司的职员。秦杨则从江南大学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工作不久,秦柳因手臂疼去医院检查,结果在杭州人民医院确诊为骨癌,还出现淋巴转移。医院建议保守治疗。

  这对一家人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为了给秦柳治病,父母在杭州人民医院附近租了一套房子。

  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秦柳的病情得到缓解,她在疼痛中悟出真理:既然活着,就要过好每一天。她喜欢旅行,想争取时间到处走走,让人生不要留下遗憾。

  刚做完一个疗程的治疗,秦柳对父母提出一个要求,此生没有去过黄山,想一个人去看看。

  “你是个病人,你一个人出去,我们怎么放心!”秦柳的心愿遭遇全家人的强烈反对。“就因为我是个病人,更不能给人生留下遗憾,爸妈,你们就成全我吧!”

  望着女儿,母亲哭了,她提出陪着一起去,秦柳却执意一个人:“我每天都和你们保持联系,可以吗?有任何不适立即住就近的医院……”经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父母答应了。

  2016年3月的一天,秦柳背着包出发了。父母给她带足了旅游费用。

  第一天,她来到黄山脚下。担心体力不支,她想跟团旅行,就走进一家旅客中心。谁知旅行团已满员,她失望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背背包的男孩追了过来:“你也是登黄山的吗?咱们一起结伴吧?”男孩一边说,一边拿出身份证给秦柳看。秦柳看他一脸诚恳,就答应了。

  结伴路上,男孩介绍说自己叫黄亮,是安徽合肥人,目前在合肥一家电子公司做程序员,业余时间,喜欢一个人到处旅游。黄亮问秦柳姓名,秦柳想起自己上大学时的笔名:乔雨。就说:“我叫乔雨。”黄亮惊奇道;“你的名字很有特点!有点诗情画意。那你是哪里人呢?”秦柳想起父亲的祖籍是河南郑州,就随口说了句“河南郑州。”黄亮点了点头。

  两人坐车到了半山腰,黄亮细心地走在秦柳的外侧,还不时给她讲笑话,逗得秦柳笑个不停。有了黄亮,秦柳觉得爬山也没那么累了。当晚,两人到山上的一家宾馆。

  第二天早上,秦柳突然发起了高烧,考虑到自己的病情,她连忙到隔壁房间去找黄亮求助:“麻烦你把我送到医院去,我发烧了,我害怕引起肺炎。”黄亮二话没说背起秦柳直奔下山的等候点。到了山下,黄亮陪着秦柳一起去医院。医生告诉秦柳是感冒,输三天液就没事了。

  输液的三天时间里,秦柳多次对黄亮说;“你不要管我,你去玩自己的。”黄亮却摇头;“既然是一起来的,我怎么好意思丢下你?”黄亮的忠厚、仗义,让秦柳心生好感。

  然而,她知道,面对生死,自己是个没有未来的人,所以她不敢去碰触这突如其来的感情。

  旅行中的男女,最容易滋生爱情的火花。

  一周的相处,黄亮的眼神越来越热烈。在黄山脚下,两人临别那天,黄亮买了一瓶红酒和一些菜,请秦柳来到他的房间。一瓶酒下肚,秦柳哭了,黄亮却紧紧拉住她:“做我女朋友吧?”秦柳想挣脱,可黄亮却攥得更紧。两个年轻人就这样相爱了。

  这一晚,秦柳把自己交给了黄亮。

  没想到,就是这一晚,秦柳怀上了黄亮的孩子。

  分开后,黄亮每天给秦柳打电话,发信息。秦柳却狠心将他从通讯录拉黑了。她知道,他想要的爱情,她给不了。

  只是,她没想到,一夜贪欢,她竟然能怀孕。

  0 3

  秦杨将此事告知父母,父母坚决反对秦柳生下孩子,医生也强烈反对:“病人在治疗过程中,需要多次化疗,服用药物对胎儿会造成不可预知的影响,病人能不能完成孕育过程都是未知数。”

  然而,秦柳听不进去。在她生命的最后,是肚里的孩子给了她活着的勇气。

  她从医生那里确定了自己的癌症不会遗传,便哭着恳求医生:“我只接受常规治疗,不接受化疗,如果因为孩子出现意外,我死也无憾!”医生动摇了,答应帮她尝试一下。

  在秦柳为孩子变成“斗士”时,黄亮在另一个世界疯狂地寻找她。

  他不相信,那个会害羞、会脸红、会在自己怀里身体颤栗的女孩,是个随便的姑娘。可是,她为什么会拉黑自己?黄亮想不明白,为此,他跑到河南郑州,还去了派出所,寻找名叫“乔雨”的女孩。他哪里知道,此刻的“乔雨”正在杭州的医院做着漫长的治疗。

  怀孕初期,秦柳身体的各项指标神奇的趋于正常,医生说;“这是孕激素的刺激。”原来,怀孕产生的生理变化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癌细胞增生。

  随着时间推移,秦柳肚子越来越大,她出现营养不良、强烈的妊娠反应和骨痛。期间,医生曾提议打掉孩子,再做一次化疗,秦柳却拒绝了。她只靠中药和一些不伤害胎儿的药物维持着。

  2016年8月,秦柳全身白蚁蚀骨般的疼痛,但为了腹中的胎儿,她拒绝用任何止痛药。

  那段日子,只要秦杨不上班,就会陪在秦柳的身边,每当疼入骨髓难以承受时,秦柳就会给妹妹讲述,她在黄山之恋的每一细节。听着听着,秦杨也唏嘘落泪。

  为了方便秦柳生产,家人给她办了转院。

  秦柳回到了湖州。

  根据产前检查:秦柳的癌细胞,不但淋巴转移,连肝上也出现了癌变。由于病人高危特殊,肿瘤科的医生也全部到了妇产科,预防突发情况。

  9月初,在当地妇产科,她剖腹产下一个男婴。听到孩子响亮的哭声,秦柳笑了,而父母和妹妹却哭的稀里哗啦……

  秦柳给孩子取名叫“念念”。

  刚生完孩子,她就被拉去肿瘤科做化疗,此时疼痛已如影随形,无时不刻不折磨她,可秦柳丝毫不在意,她想拼命为儿子多活一天,多活一秒。

  然而,此时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秦柳生命进入了倒计时。秦杨哭着告诉秦柳:“姐,我会照顾好你的念念,陪他长大,你就放心去吧?”秦柳点了点头。

  那天凌晨1点,秦柳带着对儿子的无限留恋离开了人世。

  0 4

  姐姐走了,秦杨扛起抚养念念的重任。她把念念留在老家,交给父母照顾,自己挣钱养家。为了给念念更好的物质生活,她应聘到杭州在阿里巴巴的客户端事业部工作。

  2017年初的一天,同事小文给她发来一个截图,并感叹道:“今天上首页的店铺,店主在商铺里登了一则寻人启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事。”

  秦杨点开店铺链接。

  店铺的名字叫“思友乔雨”,店铺经营的是户外用品和帐篷之类的产品,每个产品都有一行醒目的大字;“寻友乔雨,你还记得黄山之行吗?我在等你,此生为期。”

  这些字,令秦杨的心砰砰直跳,她点开一把伞,伞坠饰上挂着,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男一女,而女孩却是她姐姐的照片。她惊呼,乔雨就是姐姐,这个男人,就是念念的爸爸啊!

  姐姐死了,这个男人还在找她。秦杨替姐姐感到一丝欣慰。她牢记姐姐以前的叮嘱,没有贸然联系,而是每天关注这家店铺。

  3月初,她发现店铺公告栏里突然加了一句话:“亲们,祝福我吧,我找到乔雨了,有好心网友提供线索,她在北京。”秦杨看到这句话马上意识到,对方很可能是骗子。

  秦杨纠结半天,终于想出一个办法。

  她跟店主打起了招呼:“你好,我打算去黄山玩,请推荐一款睡袋好吗?”

  “亲,一个人去?”店主问道。

  “报团麻烦,打算路上碰到一个驴友结伴最好。”

  对方发来一款商品链接;又提示道;“要是女孩最好不要一个人。”“谢谢,我朋友上次登黄山,突然发烧,幸好一个驴友照顾她呢,还背她去了医院。”秦杨故意试探。

  对方发来吃惊的表情:“你不是开玩笑吧?你朋友叫什么名字?”“乔雨,我看你也在找乔雨,我们说的是同一个人?”秦杨回复。

  “朋友,她现在在哪里?”屏幕上,传来一连串的询问。秦杨咬咬牙,说明真相:“她患骨癌去世了。”

  随后秦杨发去一张姐姐生病时的照片。

  对方显然急了,不相信这是事实。他要到秦杨的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痛苦而伤感。秦杨确定了一件事,这个男孩,就是姐姐的恋人,黄亮。

  接下来连续好几天,秦杨没有黄亮的消息。她有点担心,打过去电话,电话是他母亲接的。原来,这两天,黄亮突然病倒了。

  秦杨心生恻隐,第二天一早,给黄亮发了一张念念的照片过去。黄亮大惑不解。

  秦杨故意撒谎说:“是姐姐生前收养的弃儿,她走了,我替她当妈妈。”

  黄亮唏嘘不已;“我想去看看这个孩子可以吗?”秦杨说:“好!过几天,我要到安徽出差,我把他给你带过去吧。”

  2017年4月1日,在合肥火车站,秦杨带着念念出现在黄亮面前。看到胖嘟嘟的念念,黄亮疼爱地抱在怀里。而面对秦杨,他有些吃惊。因为她和秦柳长得很像。

  秦杨大方地告诉了自己的身份,黄亮这才豁然大悟。和念念相处了短短几个小时,他们就难分难舍了。得知秦杨要去见一个客户,黄亮要求把孩子留给他带:“交给我,你就放心吧,我保证带好他。”

  那次见面,他们相处很愉快。黄亮的父母也非常喜欢念念。

  两天后,秦杨带念念和黄亮告别,临走时,黄亮对秦杨说;“我想替你姐姐抚养这个孩子,我保证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我替姐姐谢谢你,我在她面前承诺过,我要把他亲自带大,不过,我可以替姐姐答应你,你可以经常来看他的。”听秦杨这样说,黄亮开心不已。

  半个月后,黄亮来到浙江看望念念,他埋怨秦杨为何不早点联系他。在秦杨的带领下,他来到秦柳墓前,声俱泪下。

  他的重情重义,让秦杨心生涟漪。

  0 5

  此后,两人交往频繁起来。他们经常约在一起,带着孩子游玩、逛街。路人总是打趣:“你们一家人好幸福哦。”

  一开始,他们还去辩解,后来,便不再解释。

  随着接触加深,秦杨发现黄亮特细心体贴,黄亮也发现,秦杨比姐姐更开朗活泼。在秦杨的帮助下,她为黄亮的店铺做精心设计,使黄亮的店铺销量大增,月入几万元。

  因为念念,两人感情越来越深。他们都爱上了对方,但谁也没有主动捅破。

  2017年9月,秦杨骑电动车出去买东西,不小心被三轮车撞了一下,导致左小腿骨折。医生说要休养一个月。

  黄亮知道后,当天就从安徽坐动车赶来照顾她。

  在医院里,秦杨积极打杂,一边照顾秦杨,一边还打理着店铺。他对秦杨的父母说:“叔叔阿姨,我会照顾好秦杨的,你们回去休息吧。”

  望着黄亮,秦杨的父母又欣慰又心酸。欣慰的是,女儿找到了个好男人,只是幸福换了方式;心酸的是,这样的幸福,女儿再也看不到了。

  两周后,秦杨能下床了,黄亮每天陪她练习走路,给她煮骨头汤喝。在黄亮细心的照顾下,秦杨的骨骼恢复的很好,直到秦杨的腿彻底恢复,黄亮才在秦杨的催促下回老家了。

  离别更添情愁。那时,秦杨发现,自己对黄亮的思念都在蔓延,她决心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告诉他,自己要和黄亮在一起,给念念一个完整的家。

  2017年10月,黄亮再次来浙江湖州。当黄亮站在她面前,秦杨含着泪说;“时间过的真慢呀,黄亮,我喜欢你,我想跟你在一起。”

  面对这炙热的表白,黄亮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随后,秦杨告诉了他:“念念就是你和姐姐的亲骨肉!”黄亮点头落泪。他想,这一切都是天意吧!

  2018年5月,两人结婚了。第二天,他们带着念念来到秦柳墓前:“姐姐,我们仨个在一起了,我们会把念念抚养长大的,你放心吧。”

  一阵微风吹来,树叶沙沙,仿佛是姐姐的回答。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