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熊好喝加盟 » 正文

分手了却无法戒掉她的身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2:04:35  

三年前,我和美惠刚刚结束一场苦涩的初恋,于是我回到了徐州找了一家酒店做服务员。每天就是在那里混日子,毫无长进。那场苦涩的初恋让我好就对爱情失去了兴趣。

  美惠那时在店里做迎宾小姐,她身材窈窕,肤若凝脂,每天袅袅婷婷地站在那里,就像酒店的一道风景。也许是对我有几分好感吧,她时常来帮我收拾台面、打扫卫生。我很感激,但也没多想什么。一天晚上,我们在网上不期而遇,美惠突然对我说,她喜欢我!这令我感到突然,想起我那夭折的初恋,心里的创伤又在隐隐作痛,我婉言拒绝了她。

  可是,美惠却仍一如既往对我,只要一有空闲,就会过来帮我,毫无怨言。我很感动,渐渐的也在心里接受了她。那天下班后,我们一起去逛夜市,两个人肩并肩,不知不觉中手就拉到了一起,俨然一对情侣。晚上回到家,我翻来覆去想了一夜,第二天还是拒绝了她。美惠很失望,眼里似乎有泪花在闪动。可是第二天在店里相见,她依然热情相助。我情不自禁地又和她走到一起。

  店里有个同事比我大十岁,为人热情义气,我叫他大哥。大哥十分关心我,每当我工作遇到麻烦,他都会帮我,我也把他当成亲哥哥。得知我和美惠一起,大哥坚决反对。他三番五次地劝我,说美惠是那种爱吃、爱穿、好花钱的女孩,不适合我。我也知道,在店里同事们的眼中,美惠自私不关心他人,但一看到她如花的笑靥,我又不由自主地和她亲近起来。

  那时我和美惠已经同居,平时我们都用避孕套避孕,可是那天算好了生理期之后的第六天是不会怀孕,意外之下,而且她还流了产。她把我们的事告诉家里,遭到了家人的反对。美惠据理相争,天天跟家人吵闹。不久我把水果吧转让了,找了两份工作,白天到银行上班,晚上去歌厅做保安。美惠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赋闲在家。

  我只有白天黑夜拼命工作,在忙忙碌碌中排遣缓释不掉的心痛。在KTV,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娜娜,她也刚刚结束一段恋情,两个同病相怜的人走到一起,我们互相安慰,互相怜悯,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唱歌,填补心灵的空虚。

  稀里糊涂地,就这么过了一个多月,虽然和美惠失去联系,但我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她。一天,她来到我家,泪眼婆娑地说她还想回来。我喜出望外,但仍然口是心非地说"考虑考虑!"恰巧那时我出去,美惠拿起我的手机,看到了里面那些我和娜娜缠绵的短信,顿时泪如雨下,她哭着踉踉跄跄地出了门……我想让她冷静冷静也好,就没追出门。

  后来美惠说父母要她回家过几天。她走后,我母亲回到了徐州。一到家,她就问我美惠呢?妈妈还特意做了一桌饭菜,让我叫美惠来吃饭。妈妈喜欢她的乖巧可爱,一直把她当女儿看,时常给她买衣物饰品。我打电话叫她,她的电话关机,一种不祥之兆袭上我的心头。

  第二天一早,我去店里找她,问她:"为什么骗我?"她流泪了。晚上接她回家,她来到我家楼下,却没有勇气上去,站在那里哀哀地哭着,她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我母亲。我强压着心头的怒火,故作平静地提出:"分手吧,你不一直想这样吗?"美惠走了。

  看到她的第一眼,我的泪水就止不住汹涌而出,我趴在台阶上哭得不能自持。美惠拉住我的手安慰我,我们一起去宾馆开了房间。我不安地问:"这是不是咱们的最后一次?"她反问:"你希望吗?"我斩钉截铁地说了声不!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失声痛哭。我一遍遍地哀求:"咱们不分开,好吗?"她温顺地倒在我的怀里,一如以往。擦干了眼泪,我们一起出门去吃饭。

  她也深知我的弱点,只要她一哭,或承认错误,我都会既往不咎地原谅她……

  三年的朝夕相处,我不知道该用多长的时间来忘却。美惠的一颦一笑都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虽然她不会照顾自己,更不会照顾我,在一起都是我洗衣、做家务;虽然我的工资不高,但每月仍贴钱给她用,由着她去买衣服、买零食,大家都说我把她"宠"坏了,可是我心甘情愿。她也深知我的弱点,只要她一哭,或承认错误,我都会既往不咎地原谅她……

  一次次的反反复复也让我明白了,感情不可强求,虽然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但却找不回心动的感觉。也许破碎的心已无法粘合,也许放手也是一种解脱。我只想对她说:"如果你觉得和我一起不开心,那就放手吧,留住你的人,我也留不住你的心,我不想看到你痛苦,只希望你以后幸福!"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