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回页游 » 正文

跟女儿一起被女婿干 母亲女儿共用女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2 04:42:33  

我从小学习不好,不管我怎么用心,考试都不及格,勉强读完初中后,我便跟着村里的建筑队学泥瓦匠了。其实我也想出去打工赚钱,可是家里就我跟我爸两个人,我爸身体又不好,有很严重的肺气肿和心脏病,需要人在身边照顾他,我实在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做泥瓦匠赚钱为生。

跟女儿一起被女婿干 母亲女儿共用女婿(图文无关)

我叫杨华,今年28岁,湖南常德农村人。

我从小学习不好,不管我怎么用心,考试都不及格,勉强读完初中后,我便跟着村里的建筑队学泥瓦匠了。

其实我也想出去打工赚钱,可是家里就我跟我爸两个人,我爸身体又不好,有很严重的肺气肿和心脏病,需要人在身边照顾他,我实在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在家里,所以,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做泥瓦匠赚钱为生。

当然,靠做泥瓦匠想发财是不可能的,这点钱光我爸吃药都不够,所以,除了做瓦匠外,我还会找些其他的副业来做,只要能不离开家,什么赚钱我就做什么,村里人都说我是个吃苦耐劳的好孩子。

三年前,我把家里二间土砖房给拆了,勒紧裤腰带用全部积蓄建了栋二层小楼。

我建房子的目的除了让爸爸住的舒服点外,当然是想给自己找个对象。

房子修好后,我又借了点钱装修了下,不至于看起来太寒碜。

邻居们对我都很好,知道我也不容易,想尽一切办法给我找对象,希望我早点成家立业。

然而,现在的对象哪那么好找?即使我修了房子,那也是个穷光蛋,试问会有哪个姑娘愿意跟着我吃亏吃苦的?除非她们疯了。

邻居王大妈一直很心疼我,逢人就夸我懂事,还说其实哪个姑娘跟了我,还是有福可享的,至少不用操心婆媳关系,虽然不能大富大贵,但跟着我一辈子都不会有气受。

我觉得王大妈说的没错,哪个姑娘要是跟了我,我肯定会对她比对自己还好的,就看这个姑娘怎么想。

所以,王大妈用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将她一个远房外孙女介绍给我认识,这个姑娘叫杨惠惠。

没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后,她竟然对我印象还不错,愿意跟我交往试试看。

说实话,我长到二十五岁,第一次跟一个姑娘正儿八经谈恋爱,所以我非常珍惜眼前这段缘分。

我和杨惠惠之间很投缘,做什么事情都很合拍,重要的是她脾气好,性格温柔,对我也很关心,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她从来没有嫌弃过我穷。

我们交往的时候她跟我说,她身体有残疾,希望将来我别嫌弃她,我听了她的话后就笑了,我说我穷光蛋一个你都不嫌弃我,我有什么资料嫌弃你?

惠惠身体确实有一点残疾,就是有一条腿短一点,走路有点轻微的瘸,但这并不影响什么,我根本就不在乎,因为在我看来,一个人身体的残疾不算什么,就怕是心灵的残疾,那就有点可怕了。

我们交往三个月后,就决定要结婚在一起生活了。

我真是没有想到,原来王大妈是背着惠惠的妈跟我做的这个媒,惠惠妈知道了我和惠惠交往后,把王大妈骂了狗血喷头,当然,不同意我们在一起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家境不好,赚钱也不多,她女儿再有残疾,那也可以找到一个比我条件好十倍的男人。

我觉得惠惠妈的话是没有错的,养女放高门,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个有钱人家,然后享点福呢?嫁给我,就注定要跟着我吃苦受罪一辈子的,傻瓜才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我这种穷光蛋。

惠惠为了跟我在一起,她破釜沉舟搬来跟我一起住了,丈母娘气的都快吐血了才答应我们在一起。

丈母娘同意归同意,但是她提了一个条件,就是我必须要拿出五万块钱彩礼钱才让她女儿嫁给我,拿不出彩礼钱就别想娶她女儿。

从那以后,丈母娘便将惠惠从我家带走了,她每天寸步不离地守着惠惠,我想见她一面都难。

我修房子时还欠了三万块钱的债,这三年赚的钱除了还债,基本上是一分不剩下了。

丈母娘问我要五万块钱彩礼钱,说句不好听的,她就是杀了我,我也拿不出这么大笔钱来。

被逼我奈的我每天去工地上干活,晴天就做瓦工,下雨就搬砖头,一天也没有休息过,三个月下来我才赚到八千块钱,而我也累的只剩下半条命了。

王大妈看着我这样子她更着急,决定带着我拿着这八千块钱去丈母娘家提亲。

王大妈说,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就这八千块钱,今天她非说服丈母娘不可。

我把八千块钱放到丈母娘手上,丈母娘嫌弃地看了一眼后,将钱统统扔到了地上,并狠狠地骂道:“我说过了,没有五万块钱彩礼休想娶我女儿,八千块钱你这是想打发叫花子吗?滚,有多完滚多远。”

王大妈和我一边蹲地上捡钱,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别不知道好歹,这么好的小伙子,打着灯笼都难找了,你这哪是给女儿找婆家,你这是在卖女儿,想趁机捞上一笔。”

一听这话,丈母娘的脸色唰一下就变了。

“我什么时候卖女儿了?现在嫁女儿不都是这个行情吗?王大妈,你说话可得有根据,你这可是胡说八道!”丈母娘替自己辩解道。

这时王大妈站起身来直视着丈母娘,不急不慢地问她:

“你姐姐的女儿是大学生吧?她结婚的时候问人家要五万彩礼了吗?你堂妹的女儿,你表姐的女儿,她们都只问人家要一万二万彩礼吧,你倒好,狮子大开口要五万,你跟卖女儿有什么区别?”

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丈母娘当时一脸无地自容的表情,估计很想找个地缝给钻了吧。

我当时别提多佩服王大妈了,要知道我丈母娘可不是省油的灯。

“惠惠他妈,你也不看看你家惠惠多大年纪了,而且现在全村人都知道惠惠跟杨华住一起了,你若再帮她找个婆家,别说八千,就是八十块的彩礼只怕人家也不愿意给的。更何况……”

“更何况我怀了杨华的孩子了。”这时,惠惠从屋里跑出来,接着王大妈的话说道。

丈母娘一听,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一副咬牙切齿恨之入骨的表情。

不过很快,这样的表情就不见了,而是笑眯眯地道:“王大妈,看您这说的是哪里话,我不就是想试探一下杨华的诚意吗?好吧,八千就八千吧?这婚事我同意了,日子由她小两口自己定。”

我一听丈母娘答应我跟惠惠结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虽然丈母娘答应惠惠嫁给我,但我这心里还是很不安,毕竟这是个金钱的社会,我条件这么差,穷光蛋一个,我结婚生子后万一养不活老婆孩子,惠惠会不会嫌弃我?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